汽车新闻-XINMENGDA.COM域名出售

元宇宙,自嗨式狂欢or高等文明开端?

2022-08-18 12:00:00

撰文 / 张 南

编辑 / 黄大路

设计 / 师玉超

元宇宙作为一个愿景目标还是值得期待的,特别是用在新汽车里,但一切都还任重道远。这是因为元宇宙还缺乏足够的底层技术的支持,但这同时也给了许多底层技术全新的发展机会。

2022年6月8日晚,百度和吉利的合资公司集度汽车在百度名为“希壤”的元宇宙用半小时的时间发布了品牌首款概念车ROBO-01,集度称之为首款拥有智慧和情感的革命性汽车机器人。

这不免夸大其词,但是其虚拟主播、虚拟场景、虚拟观众的发布形式好像是给百度向元宇宙产业进军做了一次广告。从概念车到主持人,整场发布会都是虚拟的,首位车主也是一位叫“希加加”的数字人。

元宇宙概念开始大行其道是在2021年10月,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宣布更换新品牌,取元宇宙Metaverse的前缀,将Facebook集团名字换成“Meta”。这成为元宇宙发展的标志性事件。

Meta计划为元宇宙投资数十亿美元,扎克伯格说:“我们基本上相信元宇宙将成为移动互联网的继任者。”

商汤智能产业研究院院长田丰认为,这是互联网从文字到二维视觉再到三维沉浸式立体视觉的演变,用三个词概括,即虚拟、智能和感知。也就是说,它需要3D建模、AI驱动和传感器发展。

倘若这些都在技术上实现了,元宇宙将演化成什么?

有人说得神乎其神,元宇宙的高级形态会形成“文明”,甚至最后会发展成“创造出同步现实的虚拟世界的高等文明”。未来元宇宙最重要的博弈,有可能发生在人类与数字人之间。一旦数字人觉醒,它们可能会学习我们,还会反向奴役人类。

数字人会有感情、自我、自由意志吗?如果真的如此,人类岂不是成为新的造物主?英国《新科学家》周刊网站6月13日的一篇报道否定了这一点。

报道称,谷歌工程师布莱克·勒莫因声称他因帮助开发的人工智能(AI)变得具备感知能力而被停职。他说:“如果我之前不确切知道它——也就是我们最近编写的这个计算机程序——是什么,那我会认为它是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

勒莫因公布了与名为LaMDA(即“对话应用程序语言模型”)的人工智能对话的文本。在这些文本中,LaMDA似乎表达了对被关闭的担忧,谈论了它是如何感到快乐和悲伤,以及如何试图通过提及它绝不可能真正经历过的情境而与人类建立关系纽带。

但是,LaMDA真的有感知能力吗?英国艾伦·图林研究所的阿德里安·韦勒说,简而言之,不会。

他说:“LaMDA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模型,它是接受过大量计算能力和大量文本数据训练的一系列大型语言模型中最新的一个,但它们并不真的具备感知能力。它们会进行复杂的模式匹配,以找到与它们被问的问题最匹配的文本,这些文本是基于它们收到的所有数据。”

报道指出,人类的头脑容易将这种能力理解为真正智能的证据,尤其是涉及旨在模仿人类语言的模型时。LaMDA不仅能进行令人信服的闲谈,还能让自己展现出具有自我意识和感受。

英国萨里大学的阿德里安·希尔顿说:“作为人类,我们非常擅长将事物拟人化。把我们的人类价值观强加于事物,并把它们当作有感知能力的事物对待。比如我们会对卡通人物、机器人或动物做这些事情。我们把自己的情绪和感觉投射到它们身上。我猜想这次就是这种情况。”

无论是创造虚拟的元宇宙,还是征服现实世界的宇宙,不过是用人类万能论的思维方式在思考问题。事实上人类是否万能或者说人类的创新能力是否有极限,永远不会有人能给出答案。所以,我们无需担心元宇宙会成为一个可能毁灭现实世界的创造。

尽管如此,在2022年1月的轩辕之学公开课上,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创始人,新物种研究院专家组成员胡延平说:“如果只是技术产品层面,确实这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也相对比较简单,但问题是它不仅涉及技术产品,而且涉及场景,还涉及规则和秩序,涉及整个虚拟世界、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未来根本性秩序的问题,甚至我们未来每个人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场景里面,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现实和虚拟交织的世界里面等等。所以,这个问题就变得比其他的IT产业问题更复杂一些。”

2022年6月初,一位非营利组织Sum Of Us的21岁女性,在Meta虚拟现实平台进行研究工作。在使用该平台约一小时后,她在Meta发行的《地平线世界》游戏中创建的一个女性虚拟形象受到性侵犯,被她称为“一次迷惑而又不知所措的经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我有点脱离现实。我在一场聚会中,被一个人逼到角落,不断靠近我的身体,边上有人朝我们扔酒瓶。我一边在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边想到这不是我真正的身体,又注意到,这件事会是一个重要的研究案例。”

自去年Meta宣布进军元宇宙并推出多款VR游戏以来,有公开报道的“性侵”至少有五起,“性骚扰”案件更是不计其数。这也让无数用户感到担忧:我在元宇宙被摸胸了,算性骚扰吗?被猥亵的我,能向谁求助?

胡延平认为,“元宇宙”不至于说是一次内卷,只是说它会有一个归位的过程,也就是经过三年、五年甚至十几年的发展以后,最后会回到它该有的位置,它会成为我们面向未来的数字化、智能化场景的一个部分(详见汽车商业评论2022年6月刊文章《“元宇宙”是偏局,不是骗局》)。

商汤智能产业研究院创始院长田丰干脆认为,数字世界是比元宇宙更准确 判断,“这涉及我们如何看待新科技和传统经济之间的关系,如何看待虚和实之间的关系,从根本上来讲,是赋能、助力实体经济,还是说脱实向虚?”

胡延平说:“新基建、新终端、新交互、新服务,是不是从生产AI的角度来讲,今天智能已经成为产生新物种的一个很重要的变量?它不仅仅是赋能、而是从根本上讲,让企业商业蜕变成为过去没有过的新物种。”

2022年4月29日,胡延平与田丰从争议颇多的“元宇宙”话题开始,正本清源、脱虚向实,深入探讨人类认知的三个范式,我们所身处的四个世界、算力所做的四个方面的努力,试图从中获得启发,洞察在可预见的未来,各个行业的升维机会(详见汽车商业评论2022年6月刊文章《理解正在进入的数字世界》)。

实际上,所谓元宇宙不过是web3.0各种技术的应用。所谓web3.0,就是AR+传感器+人工智能+5G等等这样的一套技术工具箱的组合。如果我们统称这些为元宇宙技术,它可能是一个新的游戏场所和工具,它更可能是人本身的延伸和助手。

比如百度的希壤App可以捏你自己想要的数字人;比如你打开某个银行的App,线上就会出现一个虚拟小姐姐推荐理财产品;再比如你可以买一个敦煌飞天的周边数字藏品,当然,他们会送你一个底座,这个底座放在家里很好看,你用手机或者AR眼镜看上面就会浮现出一个立体的AR的数字资产。可以说,就算没有AR眼镜的普及,元宇宙的一些场景也已经在我们身边了。

民生证券通信、元宇宙首席分析师马天诣在轩辕之学组织的公开课上明确表示,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元宇宙”不是平行世界,而是效率工具,让每个企业能更好地创造自身价值,并且将价值不断放大的工具就是“元宇宙”。这也是国家在这一次表现不同态度的原因(详见汽车商业评论2022年6月刊文章《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

元宇宙是立体式的社交网络体系,元宇宙可以用于虚拟演唱会、教育等等。下一代互联网是非常具有颠覆性的,整个商业逻辑都会发生变化。增强现实所拥有的质量好、数量多和体验好这三个特点,都是移动互联网没有办法比拟的,它的应用场景也非常多。

FUTURUS创始人、CEO,轩辕之学巨浪1期学员徐俊峰认为,从商业的角度来讲,PC互联网提高了我们获取和传递信息的效率,移动互联网进一步提升了商品的流转效率。那么到基于增强现实和数字孪生技术的下一代互联网,信息传递和需求满足的效率相比移动互联网更是有了指数级别的提升(详见汽车商业评论2022年6月刊文章《汽车智能化终局》)。

比如除了将XR技术应用于新车发布会,打造沉浸式体验的新座舱体验,几十年来,汽车行业也一直追寻使下一代汽车开发尽可能有效的革新技术工具。现在,XR技术很有可能就是汽车人在转型时期不可或缺的工具之一。汽车行业在XR技术应用中可以改变从车辆装配到维护和培训的一切环节,重新定义我们制造和使用车辆的方式。

但是,胡延平认为,在智能电动新汽车领域,未来抬头显示系统包括基于屏幕,包括基于中央数字座舱,“元宇宙”的应用也是有很多的场景,只不过它的时间到来得比较慢一些。我们注意到,“元宇宙”一直鼓吹说我们会进入虽然虚拟化但是无比真实的世界,让人在一瞬间会有一种恍惚,似乎都已经分不清楚现实和虚拟的差别,但实际上现在的产品第一秒钟就可以马上明确区分出来。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元宇宙作为一个愿景目标还是值得期待的,特别是用在新汽车里,但一切都还任重道远。这是因为元宇宙还是缺乏足够的底层技术的支持,但这同时也给了许多底层技术全新的发展机会。


本文由汽车商业评论原创出品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说明

违规转载必究

违规转载必究